杂谈随笔

网络暴力比球场暴力更恶劣

老墨 · 3月8日 · 2019年 · 78次已读

事实和正义应该遵从法规而非舆情,当私心杂念充斥在舆情中,也就变了味,成了网络暴力。

背景

一个普通的战术犯规,被指责成球场暴力,在水军的不懈努力下,事件迅速发酵,升级为网络暴力,对球员甚至家属发动了猛烈的人身攻击,事件的背后,有一个值得深思的现象,通过网络暴力去指责球场暴力,会更高尚么?当网络暴力沦落为工具,它对社会的危害是毁灭性的。

2019年3月2日,中国足球超级联赛2019赛季首轮比赛,河南建业主场迎战大连一方。上半时后半段,建业外援多拉多接到队友传球后持球进攻,在大禁区前沿处,秦升采取战术犯规,用一个常规的动作踢到了多拉多的左腿,在倒地过程中,多拉多的左腿碰到了自己的右腿,导致右腿小腿骨折,被救护车当即送往医院救治,比赛后秦升去往医院看望多拉多并表示了歉意,多拉多表示球员受伤在足球场上很正常,他很高兴秦升能去探望他,表示接受他的道歉。秦升分别与多拉多和建业的主教练握手言和,离开了医院。

次日,建业俱乐部一纸诉状将秦升告到了足协,谴责其有故意的恶意犯规,属于球场暴力行为,为了维护社会安定和依法治国的方针,要求严惩秦升,同时可以补充一名外援。

随后的舆情一发不可收拾,甚至可以说是匪夷所思,秦升一时间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,球员本身及家人遭到了人肉搜索和猛烈的人身攻击。

发酵

始作俑者

一个普通的战术犯规,被定义为球场暴力,导致球员和家属遭到网络暴力的侵害,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可以说是那个放第一枪的人。

在递交给足协的申诉材料中,将场面歪曲成血腥的球场暴力行为,又将事件提升到了危害社会安定和国家形象的高度,要求严惩秦升。

如此伟岸的口号,最终的诉求却也免不了俗,无非是让足协特殊照顾一下,补充外援名额或者要求其它照顾。

河南建业在联赛首轮便失去一位外援,向足协要政策、要特殊照顾,如果以弱者视人,或许会得到同情和支持。一只保级球队,再失去一个外援,可以说是完全玩不起了,哭闹的如此狼狈,也算可以理解。

但河南建业在此时却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,走了另一条自认为聪明的道路,他要以强者的姿态去控制、去索取。

  • 通过控制舆情去逼迫足协,适得其反:
  1. 足协再怎么不济,对于足球专业的底线还是存在的。舆情指鹿为马,足协不会、也不敢。社会外部压力变大,只会让足协的处理更为谨慎,不敢乱来,如果评判标准真的被舆情控制,做出了不专业的处罚,那便是对整个中国足球的伤害,将骂声主动引到自己身上,足协自然不会做这样的傻事。河南建业的目的落空便是必然。
  2. 当值主裁判、VAR已经做出判罚,均认定只是一个普通的犯规,河南建业随后所做的事情,是逼着足协告诉世人,裁判错了、VAR错了、所有人都错了,唯独河南建业是对的,以后不给我特殊照顾和政策,就是你们不对,是全天下都对不起我。回顾往昔,凡是采取这种方式去处理事的人,最后大多都成了烈士。
  3. 大潮落去,没穿底裤的总会漏出来,鹿毕竟不是马,事情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,当这一天到来时,之前的所作所为,必定会被人拿出来鞭尸,骂你的人,还是之前帮你骂人的人,舆情是把双刃剑。

本轮联赛足协的听证会已经开完,处罚了几位本轮恶意犯规的球员,其中未见秦升,其实根本都未被请去北京。

很高兴看到这样的结果,不是替秦升侥幸,而是为中国足球高兴,足协守住了行业规范,维护了联赛的公平。

推波助澜者

时代在变迁,现在的媒体环境早已不是从前,似乎现在的媒体更愿意去塑造一个恶人,而非一个榜样。这个恶人是谁,到底恶不恶,他们并不关心,他们只在乎给读者一个快感,一个发泄的出口,在当下,这样的风口也确实会带来流量的激增,形成如此风气,到底是媒体培养了读者,还是读者影响了媒体已无从考究,但有一句话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现象,“拉肚子时,不要相信每一个无辜的屁”。

正经的媒体如此,收了好处的媒体人更是难免疯狂的去带节奏,某俱乐部养着专门的“品牌部”去控制舆情已不是秘密,听说在遇到棘手问题人手不够时,甚至下令要求其它技术部门的员工放下所有工作去网上支援,前不久某记者更是发文谴责这一现象。

这次事件发生后,我们看到的是,整个媒体导向一面倒的盛况,主流媒体枪口一致,自媒体步调统一。有人说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,是的,眼瞎不可怕,心瞎就真的无敌了。

舆情被控制,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,但是良知依然存在,几天后,几个形单影只的记者终于发出了不同的声音,在一片烂泥中,显得格外显眼,像异类,其实他们才是正常的人。

媒体带节奏,网络水军保驾护航,各路利益相关者添油加醋,吃瓜群众群起而攻之,一部网络暴力大剧就这样上演了。

剧情俗套,演技拙劣,但观众就好这口,一部一部的上演,看的不过瘾,还要参与其中,但人们却没意识到,网络暴力正像毒品一样慢慢逼近每一个人。

思考

多拉多骨折只是意外么

整件事情有一点一直未被提及,那便是秦升一个并不严重的防守动作,为何会造成多拉多如此严重的骨折。

有一个细节被大众和媒体忽视了,河南建业是比赛前两天官宣多拉多加盟,球员是在比赛前一天才匆匆抵达河南,巴西与中国时差11个小时,可以说是完全的昼夜颠倒,而飞行时间长达13个小时,也就是说多拉多在经过了13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后,甚至连时差都没倒的情况下被安排上场比赛,身体条件可以说远未达到比赛要求,在如此情况下进行激烈的对抗,受伤的几率自然会增加,也是对球员的不负责任。

中国足球还比较落后,仍在发展,相信随着职业化的深入,投资人在关注投资回报的同时,也希望未来会去更多的关注球员的健康。

评判标准应该是什么

有一种说法,这次并不严重的犯规之所以会引起如此大的波澜,是因为主角是秦升,因为他之前“罪行累累”,所以这次一定是“罪恶滔天”。

英超最佳裁判对此发表了评论,将国际足联对犯规的认定科普了一下,认为秦升只够得上是一次草率的犯规,黄牌都够不上,而重点是,他强调,一个公正的判罚,要求对所有球员,每场比赛要从一张白纸开始,判罚要只针对本次犯规。

每场比赛从一张白纸开始,这句话其实在很多地方都适用,不是说你以前是恶人,所以这次做的事一定是恶事。你以前是好人,这次做的坏事一定是被冤枉的。

当舆情导向充斥着利益熏心以及各怀鬼胎时,我们更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,对事物的判断标准要遵从客观公正。各行业的执法者更应头脑清楚,坚持原则,绝不能让舆情凌驾于规则之上。

足协在本次事件中,不为舆情所动,坚持以行业规则去评定犯规本身,可以说是做了一次专业的事。

网络暴力要多加防范

事件中有一点比较有趣,建业要求严惩秦升的时候,讨伐大军空前团结,而当河南建业表达希望补充外援名额的时候,这回一部分大军不干了。

声讨者希望严惩秦升,又不希望河南建业补充外援名额。原因便是其它中超的球迷觉得可以一下干掉两个队,何乐而不为。

讨伐秦升,并非维护正义,而是为了私利。俱乐部申诉为了私利、全网讨伐也是为了私利。当谋取私利披着维护正义的外衣,事实和正义,还看的清么?一个在英超最佳裁判眼里连黄牌都算不上的动作,却演变成指鹿为马的闹剧,当私心杂念充斥在舆情中,也就变了味,成了网络暴力。

网络暴力已成为群体性事件,对社会极具危害,应像对待过街老鼠般,见之灭之。

相关文章
暂无相关文章!
0 条回应